鹊阳

Baby bring a lemon and a bottle of gin
带上些柠檬和杜松子酒

That heart is so cold
你的心过于冷漠

是这样

开学准高三
接下来一年不会经常在线,也不会有多少更新
一句话:
请不要移除,不是僵尸号,只是没时间发东西而已
很快会回来
感谢陪伴♥

我就是觉得那个海报模版挺好看所以画了个来试试的哈哈哈哈
雷哥惹不起惹不起

刚刚跟另外一张画发混了……(ノ_・。)
熬夜熬太多脑子都不在线
阔爱的龙妈

疯狂表白年!超喜欢以吻封缄,试着画了结婚那天晚上的私服出久x

但是麻雀也很可爱呀

春葬:

sparrow 麻雀
parrot 鹦鹉

多灵国年龄最小的王子,是爱德华的弟弟,是个私生子。
在六岁的时候都还没有自己的名字,总是叽叽喳喳围着爱德华转,爱德华亲切地称他为“little parrot”
有蜂蜜般柔软的金色卷发,美丽的蓝眼睛。
七岁时就以奴隶的身份被流放到国外,从此再没有回过故乡。
临走前爱德华赠与他珍珠耳环,他垂死的母亲留给他一件非常普通的白色丝绸上衣 ,这是所有的财产了。
到普朗尼国以后,与宫殿里的仆人们一起生活。
身份暴露之后,成为被整个国家所熟知的笑话。有很多“落魄王子”“垃圾堆里的陛下”之类的称号。贵族们以取笑和戏弄他为乐。
他充满活力的金发变得枯槁,皮肤被晒得通透,长满雀斑。
他变成了一只麻雀。难看又令人厌恶的发色,还有亚麻一样的皮肤。
小女孩追着他叫“sparrow”
“为什么要那样叫我?”他第一次问
“为什么不叫我parrot?”但是他的眼神里只有疑惑和悲伤
“parrot有火红的羽毛,艳丽的歌声,还有讨好人的甜蜜头脑。”
“但是麻雀什么都没有,它们只有坏透的心肠。”

唯一的爱好是非常喜欢玫瑰花。

像哈尔一样,在对这些会发光的女孩们表达善意的时候,我自己也变得快乐。从有巨大瑕疵、拒绝世界的人,成为了有爱心和勇气,和外界和解的人。
这个人实在太过可爱了。
(背后的数学试卷让我挺感动的w)

女口里予:

我战战兢兢地在世上活了没多少年,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都总是小心地接受或是拒绝。对于没来由的恶意我倒是早已见怪不怪,可突如其来的好意永远让我又惊又喜,那些本没有要对你好的义务的人选择了对你温柔相待,那你就感激涕零地接受,再心怀感恩地报答便是,毕竟,你已经住进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了,这大概就是我自出生以来并且一直收获着的最好的礼物了。
非常鹊英俊小天使 @鹊阳 的惊喜!我在第三遍确定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之后激动得要命,金色飞贼对于德哈德党来说意味深长啊,希望我们俩在以后的考试中都有150分的进步哈哈哈哈哈,关于回礼我还要再好好挑挑,综上所述,有幸遇见,荣幸至极。

占tag抱歉!
哈哈哈哈哈哈哈昨天看视频截的图做个表情包
一粉顶十黑哈哈哈哈哈哈

男默女泪!两大学生清晨扎马路竟是为了谈恋爱!

这我叶总,扎心。
她也是会写糖的,还是特别甜的那种。
love她。

谁与采香归:

谈恋爱是个技术活,但是这种技术如果放在嘉德罗斯身上,那它就只是个单纯的体力活。此体力并非彼体力,它的含义非常单纯,局限于精力旺盛的大二生嘉德罗斯拖着某位可怜的恋人上天入地到处浪荡,比如现在:二月份的北方天气,寒气凝成一股子冰锥的早晨,三好青年兼大学里的社会干架扛把子嘉德罗斯和他委屈巴巴的同级生恋人金,两人肩并肩一同蹲在马路牙子边头。

这不是什么苦行修炼,而是一次看起来非常合理但也存在着不合理之处的考前复习。事实上是:嘉德罗斯背英语单词,金在发呆;嘉德罗斯做数学题,金在打瞌睡;当嘉德罗斯终于从学海中挣脱出来的时候,金已经靠在他肩头做起了美梦。嘉德罗斯光明正大地,又有那么一点偷偷摸摸地观察起了肩头的恋人的脸庞。他觉得金很好看,不仅仅是字面意思那种肤浅的好看,他喜爱他睫毛的弧度,爱他嘴唇一点苍白,爱他金发烈烈。嘉德罗斯想: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他,喜欢到每次看到都想亲一口。

 

 

然后他自觉很奇怪,他这人做事就是很蛮横的。我喜欢你,我想亲你,那我就直接亲不就好了?干嘛要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于是嘉德罗斯一手搂着金的肩膀,一手抬着他的英汉双语大辞典,当着对面卖油条的阿姨的面大大咧咧捏过金的下巴,他一口咬过去,细细地咬那片苍白的嘴唇。他尝尽那上面的苦甜滋味,好像奢望一颗独一无二的樱桃,嚼尽它主人一生的故事,所以终归还是个非常正式的亲吻。这一口大概有点重,咬得金睡梦里惊坐起。

金做梦梦见了什么嘉德罗斯不在意,但是这不代表金就能乐呵呵接受当街亲吻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金眼里的“大事”,那对嘉德罗斯来说都不是事儿。当街亲吻怎么了?谁规定我不能在想吻你的时候吻你了?谁又规定本大爷不能堂而皇之调戏我家的渣渣了?谁要真这么说了老子现在就提着棒子去揍他。

金好不容易挣脱不讲理的金毛社会老大,对方咬得他嘴唇肿胀,苍白都变成了红,还把他理智全都烧成电路电线,美梦全无。他有些气,但是羞更多,想劈头盖脸骂嘉德罗斯没有分寸,可是他哪里骂得过他,又哪里舍得骂他半句不好,于是金就只好把脸别过去生闷气。他气自己喜欢嘉德罗斯纯粹源于一场一见钟情的事故,气嘉德罗斯生的恰好就是他喜欢的模样,气自己没有什么本事,还只能逆来顺受小媳妇模样陪他大早上出来发疯。

一个小时前他还趴在被窝里品味温暖,半梦半醒间宿舍门被人轰地一下踹开。下铺的雷狮从被子里冒出一个脑袋尖叫“嘉德罗斯你他妈又吃屎吗?!”当事人浑然不觉扰人清梦是多么可耻的事儿,一只手轻轻松松把衣衫不整的金从被窝里拽出来。他睫毛上还落着一星半点的雪露,金色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搞事儿的挑衅。金睡意正酣,冷不丁看到这么嚣张跋扈的人,惊得他魂都被嘉德罗斯勾去一半。

 

嘉德罗斯说:“渣渣,走,陪我去晨练去。”

 

金很迷茫地眨巴眨巴眼睛,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闲的没事和你去晨练?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总不能仗着我喜欢你你就肆无忌惮,这样是不行的,看把你牛逼坏的。

嘉德罗斯一挑眉,你怎么敢和我说不?你怎么能不宠着我惯着我?难不成你还有别的东西喜欢到超过我啦?

金说:我没有,我就是喜欢你。嘉德罗斯很满意,一手把他拉出被子抱进怀里,好,那咱们去晨练。

 

 

 

晨练你个鬼,不好好背书反而当街亲我,你这是耍流氓,吃枣药丸。金愤愤不平。二月份其实特别冷,但大概是因为旁边蹲着他嚣张跋扈的男朋友。那股子强硬把冷空气都吓没了,所以金觉得还有那么点暖和,于是他悄咪咪往嘉德罗斯那里靠近了一点,再一点。他以为嘉德罗斯是没有发现的,这怎么可能呢,毕竟嘉德罗斯一只眼盯着课本,一只眼揣测他恋人的情感变化。嘉德罗斯很得意地笑了一下,顺手把金搂过来,他问:你刚才梦见什么了?跟我讲讲。

 

金的脸一下子通红,他呜哇乱叫:关你屁事!!

 

嘉德罗斯说:那好,你把眼睛闭起来再想想,你刚才是不是梦见我了?

 

金说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但还是乖乖把眼睛闭起来了,嘉德罗斯凑近他的脸:你猜猜我在想什么?

 

金说你想什么我怎么知道?嘉德罗斯伏在他耳边:我想吻你。

 

金脑子也跟着发酵,一起涨红,他说你可别来真的!

 

嘉德罗斯说:你把眼睛好好闭上。

 

 

现在,我要亲你了。




 @Dracaena 我鹊给我画的大学pa金超好看,给她吃糖